主页 > 通信生科 >香港教授:为什麽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2) >

香港教授:为什麽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2)

2020-05-29


香港教授:为什麽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2)

时间: 11:19  稿件来源:观察者网

香港教授:为什麽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2)
10月21日晚上,大批示威者于元朗一带进行未经批準集结,期间有部份激进示威者以障碍物堵路,并于街道纵火。 香港中通社图片

二、暴乱内因

  这次香港动乱,一般认为肇因于《逃犯引渡条例》。不错,技术上而言正确,但这只是表像,不是本质,只是触媒,并非本体。就如一次大火,点起火头的可以是支火柴,但造成一片火海,本身必须另有大量的易燃物;吹熄火柴很容易,但只要易燃物仍在,大火就仍然继续烧下去,就算这次连大火也扑灭了,以后另一支火柴、另一个烟蒂、另一次泄电,甚至另一天日常的煮食烧水,也总会再一次又一次做成火灾。

  这正是今日香港的情况,《条例》先是6月搁置,继而9月撤回,但仍然野火烧不尽,此熄彼又生;因为瞬间已经扩大为“五大诉求”,特别是其中的“双普选”,涉及所谓更“深层次”的政治问题了;不过,这“深层次”有多深?

  香港人向来是政治冷漠的经济动物,这点举世闻名;我整个教学生涯都是与青年打交道,其中对历史、政治、国际事务,不要说认知,连稍有兴趣的也如凤毛麟角,和我们六、七十年代那种热切探求、思考、讨论大不相同,这也是我多年来的感慨。

  大学裏的图书馆,除了试前几周,平日总是空无一人,看到的几乎都是馆员;每次请外来学者讲演,主办者都颇伤脑筋,场面冷落,听众三两,对主讲者如何交待?有幸终于有听者提问了,一开口多是普通话,因为那是内地来的,香港本地的学生哪裏去了?这种情况绝非始自今日,十多年来已经如此,也不限于敝校,一谈起来,各校同行都相视苦笑。

  我们那时代,看武侠小说是要深夜躲在被窝裏用手电筒偷着看的,因为会被视为无心向学的疏懒行为;现在中学老师知道学生看武侠小说,却不知有多高兴,终于碰到一个肯看书的学生了!其他的一看到文字,尤其是大篇幅的,就头疼;要跟他们做阅读理解练习,篇章一定要短,内容一定要简单,否则就会怨声载道。大、中学是社会的缩影,“沃土之民不材”,香港近几十年来的富裕,令社会早已弥漫着一种肤浅反智、讲求享受的风气。

  所以,怎麽一剎那之间,会忽然冒出那麽多具有高昂政治意识,愿意为“民主自由”而战斗的青少年?

香港教授:为什麽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2)港中大学生10月10日在座谈会上围堵段崇智 图自:《文汇报》

  他们之所以忽然热衷于政治,特别是双普选,是由于接受了一套非常简单,也因而完全不用思考就可以深信的说辞——今日的一切困境,都是由于现时政府施政向地产利益及内地利益倾斜,港人成了牺牲品,只要实现双普选,就可以选出代表港人利益的特首,问题即会迎刃而解。

  好!就算这套说辞起了“醍醐灌顶”之效,令他们一下子“惊醒”过来,却也完全无法解释为什麽其中的暴乱者会对另一方产生那麽强烈的仇恨,极端到要发人家庭隐私,务求可以罪及妻孥!

  为什麽有些示威活动参与者众多,而且其中的暴乱者行为如此狂暴?我们必须了解真正的“深层次”原因:

  示威者忿懑、暴乱者狂暴,其实与政治诉求、政治取向无关,只是一种情绪反应,通过种种常人做不出来,甚至无法理解的行为,把内心的焦虑、不安、挫折、忿怒发泄出来。

  我的学生之中不少也是如此,念大学时好好的很“正常”,现在却大大变了样子,虽然还未至于狂暴,但忿懑的却绝不少见;他们由二十多到四十多岁都有,房子没有,也很难有,有的只是孩子;工资可以维持目前生活,每年也去度度假的,看似很middle class(中产阶级),但实际上没什麽积蓄,更千万不能失业,因为一失业就一无所有,不知如何是好。

  可惜的是,他们又不能不担心失业,因为职业稳定性正是现代社会所缺乏的,这是长期困扰他们的梦魇。

  他们的世界,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所认识的很不相同。那个年代,找到工作,通过试用期之后,只要勤勤恳恳就可以安稳地升职、加薪、做到退休,还有颇为不错的退休金。但今天终身雇用制已经近乎不存在了,一般只是两三年合约,到期还要按种种指标进行评核,最坏的情况是:即使你没出问题,但只要不够好,也要另谋高就。

  当然,他们也可能没察觉,一般现时的大学生和六、七十年代的大学生相较,不同的不仅是他们的世界,而且也包括了他们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态度,不过懂得如此自省的人很少,他们只会为此而忿忿不平,你们这一代所享有的,为什麽我们竟然没有?

  没房子、没积蓄、没职业保障,不时还要顾虑如何通过那些评核,父母辈那种生活无从企及,退休之后那几十年更是想也不敢想,hanging by a thread(命悬一线),日积月累之下哪一个“正常人”不变得焦虑、不安、挫折、忿怒?怒气怎样发泄?你固然可以对空大喊,但总不及弄个实实在在的bogeyman(傩鬼)出来让自己挥拳痛殴来得痛快。现成的bogeyman有二(一般合而为一):港府+内地;这两个bogeymen,在不少香港及西方传媒笔下一片黑暗,不仅是罪恶化身,而且是一切罪恶以及自己种种困苦之源,骂起来时候最容易站在道德高地,既感到自己理直气壮,又绝少受到挑战。

  在make believe(自欺欺人)之下,内地和港府便成为示威者责难谩骂,暴乱者冲撞攻击时仍然可以“心安理得”的nobel pretext(崇高借口),这样的easy target(现成目标)到哪裏找?自然成为最佳选择。

  已经有人指出过:内地这十多二十年来发展越来越好,但港人对内地的接受程度却越来越差,令人费解;其实道理很简单,差的不是内地,而是港人自己,他们的生活境况越来越差,不满越来越大,投射出来,对bogeymen也越来越讨厌,骂得越来越激忿。

  近年来社会上的暴戾风气、旺角暴动、视内地人为“蝗虫”、谋求香港独立等等我们觉得疯狂荒诞的现象,很大程度上都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解释。

  看不到前景,绝望感造成愤世嫉俗的心态,最极端甚至要和bogeymen“揽住一齐死”(《尚书》“予及汝皆亡”的粤语版)。那些人所做的,不是经过冷静思考,有计划按既定逻辑进行的理性行为,而是心理郁结非理性的激烈宣泄,所以摆事实、讲道理当然不会奏效;有人提出要建立沟通平台,展开诚恳的对话云云,更只能纯粹局限于对“话”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潮流生物科技|园区十大|荟萃洞察|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